公園咖啡-Le-Park-Cafe-門口  
因為有見床就倒的體質,我多在咖啡館寫作。

就跟可以信口說出哪間本幫菜才地道、哪間泡菜的老滷水厲害的饕客一樣,我也有咖啡館的口袋名單。以目的和功能分類,共同的條件是網路品質跟插座數目都是中上之選。

寫稿用的咖啡館,要的就是平靜。那平靜指的不是沒人說話,而是來客都很有公德心的放低音量。接個手機也不會講到鄰座都知道妳男友有多超過、他已經多久沒有碰妳,話題一轉問對方在用哪款BB霜。

那樣的咖啡館,像是一間分租的工作室。每個人盯著電腦螢幕看,眉心揪在一起的改提案、寫稿、修圖。時而喃喃自語、又或輕輕嘆氣。

萬萬不可是木椅和沙發,前者太精實後者太安逸。有一個傳言說雲門舞集的藝術總監林懷民家裡,沒有一把好坐的椅子。他說日子太舒適了就不會創作了。我沒有那樣的情操,我只要一把不會讓我腰痠背痛的椅子。

什麼時間上門也是一個學問。太早去代表有用餐需求,那要找不是用調理包應付了事、或者很大方不禁帶外食的店家。下一個行程在城市的哪一個區域,也決定了要先落腳在哪裡。捷運再四通八達,提個筆記型電腦山南山北的跑,沒有累壞也悶了。

可以的話,盡量不要在周末工作。台北人在周末上咖啡館,大致上就像是香港人吃早茶一樣習慣。有一次我從師大路找到了公館,每一間咖啡店都客滿。最後我去了不在捷運站附近,去的人都不願意打卡,就怕被知道的好地方。

我家住在永康街一帶,到公館和師大路都很方便,可是我最常去的咖啡館在東區。永康街的咖啡店太早關、公館的咖啡館儼然是吵雜的社辦。我最討厭的是師大路的造作咖啡館。一些穿著復古的服務生,笑一下好像不是哀傷文青、不夠卡謬或者尼采。除此之外,莫非師大路的店租比東區還貴,所以咖啡的單價會貴上10塊。連倒水都要自助的地方,也收取百分之十的服務費。要用電?很抱歉請再給20塊。

連鎖咖啡店從來不在名單之內,我不耐排隊和兒童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A 的頭像
大A

大A戀習題

大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