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味女的酸是酸辣湯的酸,酸後面跟著的是辣。

罵人不帶髒字,每一個字都可以傷人。把對話消音,會以為她在讚美。

可惜她很少讚美,這個世界的過譽已經夠多:美食雜誌定期發刊,哪裡有這麼多有良心的廚師。女星要結婚了就說是豪門,富二代不過是細姨的孩子,對生父的印象都來自於報紙。沒有身家的男方,被記者任命為高層、地方望族、據悉。

太容易看出破綻,太聰明累壞自己。講話直接到了失禮,比針灸還正中要害。相信壞話就是要當面說。

在前男友的婚禮上啞然失笑,交往紀實一點都不實,跟政見一樣隱惡揚善。什麼情比金堅?金子是柔軟的金屬。是因為容易捏造所以成了貨幣。情比金堅就慘了,都是捏出來的。

在電影討論區留下冷言冷語:那個千萬的票房,可以退票的話大概只剩了一百萬。續集就跟前男友一樣,可以的話就不要復合了。觀眾進了影院,還以為一切都和以前一樣,老早就不一樣了。留了個印象就好,不要留了惡評。拉拉扯扯最後都是不堪。

流行就是愚昧,今天的In明日的Out。葡式蛋塔、偶像劇、名模拍戲、歌唱比賽、情色光碟,都是鬱金香熱。人們以為新就是好,不知道適合自己的就好。電信行的小姐好說歹說無法勸誘她換機,專櫃小姐在週年慶費盡唇舌遊說,湊滿三千元可以換一組微波爐碗盤。

不要錢的最貴,自動送上門來的都要提防。

「我不需要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的雞肋,我不要那些我連送人都會不好意思的贈品。」

一切都比不上她在辦公室的凌厲,有太多人被她較量。她像抽煙的奧黛莉赫本,不世出的女王。

失戀的小女生在簡報的時候恍惚,她說我知道妳有用心,但是妳最好也要用腦,對工作和男人都是。妳不要以為有人會因為妳真心就疼妳,哪裡都是手段,都是政治。

出紕漏的廣告AE哈腰,等著被賜死。她看了看那發抖的男生,退伍沒多久就來上戰場。揚了言說叫你主管來,他有本事就不要叫下面的人擋。他都穿綁脖子的小可愛是嗎?這麼沒有肩膀。

酸到深處無怨尤。

她是壞榜樣,因為這個社會不鼓勵說實話。真相跟素顏的女星一樣,不是每個人都經得起檢驗。這個社會褒揚的是童話,童話的必要元素之一就是零毛孔無皺折的故事。

壞榜樣也是個榜樣,榜樣才會被模仿。她講話不討喜,不代表她不可愛。她的可愛在於親者快仇者痛,在於她不打誑語。

手帕交分手了,她不會擰着手帕陪哭。

「妳怎麼還哭得出來?要我離開妳的那位,我還會找新秘來幫我辦慶功宴。你們分手是為了妳以後的孩子長相負責任,長的像他的話,妳不亂丟垃圾都會製造出公害。」

「妳是看書都用點字的吧,瞎了才愛成這樣。還是妳通靈啊?那男人哪裡好妳感應得出來?」

她是使得一把好劍的玉嬌龍,早早見了世面,早早被傷過心。她的冷言冷語不是無情,是必須節制用愛,否則就是濫情。她說喜歡你就是真的喜歡,她不喜歡你一定會讓你知道。她不會說我們要一輩子。

她做到了才會說好了吧,就跟你說了我不是池中物。

 
創作者介紹

大A戀習題

大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