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身邊有幾個男生,跟我一樣喜歡男生。

你可以很容易就看出來他們的不一樣:他們注重外型、打扮合宜。他們會去看音樂劇,一個人吃晚餐也不會虧待自己。他們不太會講髒話,會說流利的外語。他們的品味很好,租來的房子比女生的房間還乾淨整齊。

可是這些都不是他們和異性戀男生最大的不同點,他們特別的不是條件。他們最應該引以為傲可是不被認同的,是他們的心地:他們不應該這麼柔軟可愛,他們怎麼可以沒有大男人該有的脾氣。

他們會在我的重要時候獻計。和喜歡的男人約會,我手忙腳亂到不知道怎麼打扮,有人傳訊過來:「記得把頭髮吹捲!頭髮塌成這樣難看死了!」。必須盛裝出席了,有人帶來令我咋舌的行頭,說怎麼會有女生這麼邋遢,我都比妳漂亮,來我幫妳化!

他們只是嘴巴比心眼壞。因為多少次:

他們在我被不要的時候,以為全世界也不要我了以後趕到。像是抱住一個孤兒一樣的抱著我,等我哭到不再發抖。他們會告知其他不在現場的人,我的意外和不幸,於是更多人又著急趕來,不要我以為沒有人愛我。

他們不會說妳不要哭了,他們不會說妳哭好醜,他們什麼都不說,他們知道那時候的我無法聽信任何事情,我有太多不知道的事情:「他怎麼可以這樣」、「他怎麼變成這樣」、「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」。我身處在愛情的震央,他們不能還要我冷靜,他們要帶我逃生。

於是隔天必須早起的人,不放心地交代其他人,一定不能讓我一個人走。於是有人又趕搭計程車來,像是不能見死不救一樣的,說沒關係把她交給我,我們可以一間一間喝,我們喝到打烊。

「妳不要再說笑話了好不好?!」、「妳不要想讓我們放心好不好?!」我像是被處罰,以後的日子都要一個人了一樣,站在路邊哭了起來。我被欺負了,那不是辜負,那是欺負。

那些個好不起來的日子,他們很有耐心,沒有人要我快點好起來,沒有人笑我怎麼這麼丟臉。

然後我有驚無險的活了下來,他們慣壞的那個我又回來了。有人喜歡我,我帶他來見他們。我沒說什麼,他們看在眼裡。他們會問他喜歡我什麼,會告訴他跟我在一起要很勇敢。會說他敢欺負我就完蛋了,會告誡我不要任性。

他不在的時候:「哎,妳不要的話,就把他拿來給我吧!」、「受不了,這樣還有人追?」

我們一起又哭又笑,把流出的眼淚流回去,把借來的幸福還回去。然後他們讓我終於知道,再怎麼過不下去的時候,都要記得自己是個有幸可以大起大落的人。因為他們的若無其事,很可能是因為他們的愛情過於辛苦,於是習於不放得太多。他們在還沒有開始的時候,就註定有不被祝福的愛情。他們不是故意要懂事,只是這個世界要他們習慣灰心。他們竟然要害怕親人,討厭他們的戀人。我所能做的僅是一直都在,而且心甘情願地相信,這個世界不會虧待這些一再去愛的人。

後記:這篇文章寫給很多人,很多很多人。特別祝福最近生日的天后Chris,謝謝你對我的好。雖然我不是很清楚,為什麼你要在我的簽書會上面,穿得比我還華麗。

然後,祝福已經走出衣櫃的你們,有一天也走上紅毯。雖然我應該會包紅包包到破產,哭到比親家母還用力。我愛你們。

創作者介紹

大A戀習題

大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