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總是三言兩語就說出我的弱項,就像說下雨了記得帶傘一樣簡單。很年輕的時候,我極其不懂她的為難。她必須不忍心的善盡義務,告知我世界險惡,容不下我為所欲為。

我的母親。

到現在我都還記得,在第一次失去一個人,於是也險些失去自己的時候,她一臉愁容的坐在我的床邊,整理我的頭髮。小心翼翼的像是親手操刀剪去學齡前專屬於童年的髮辮。她沒有驚擾的告訴我不要怕、不要怕,有人愛妳。

倔氣的我一動也不動,我知道一有動靜,眼淚就無法掩人耳目。我的傷心會傷了她的心。

然而我也不服氣。不願意一直是個被擔心的么女。不要總是日日夜夜被餵食營養食品,不要她向其他人好說歹說,就為了不讓體弱多病的我上體育課。不要她必須省吃儉用,奢侈的找一個幫傭陪我度過課餘的時光。我無法和其他學童一樣在柑仔店撒野。我有多羨慕別人。

於是沒有叛逆期,我就出國了。我用最無法被反駁的方式,進行最大的反撲。送別的那一日,她眼睜睜的看著,小時候躲在她背後合照,後來別過臉去的我,非要不仰仗她。

是在第一航廈,我看著那張沒有回程的機票,她拿捏著沒有乾涸過的手帕。我那個具有樂觀慣性的父親,摟住她的肩膀說沒有關係,去去就回來。而她這個快要七十歲的老人,像個女孩兒一樣,說她沒有我怎麼辦。我不知道她說的是我沒有她怎麼辦,還是她沒有我該如何是好。

這些都是她後來告訴我的。

後來,我的人生還沒有死別,歷經了無數次生離和苦難。每一次的滅頂,發現不諳水性的我,淹沒我的是淚水。

然後纔知道,我其實和她如出一轍。我們對自己的要求幾近於逞強,我們就算看來不以為意,可是從來不能失態。

於是乎,我們一眼就看出來別人的不完滿。檢討一個80分的人,失去的20分。不解善良為什麼不能和聰明並存。最難受的是,我怎麼能被這樣的人戕害。

她沒有我聰明,可是她比我懂事。在她發現我不過是她的複製之後,她在一個為我舀湯的時候,擱下了湯碗也擱下了那句話:

「不要總是看別人不好的。只要一個人的好比他的不好多,那就夠了。」
「不要再分手了,再這樣下去,妳會不相信愛情。」
「我不要妳和我一樣辛苦。」

然後我終於知道了,何以她到了40歲才會懷了我。她並非愚昧。她不過和我一樣,好強到不自量力。自以為一定有所謂的一見鍾情於是相守終老。最後終於知道所謂愛情,起始不值一晒。重要的是最後,不過兩個人嫌棄推翻彼此,終究分不開,終究不能沒有你。
創作者介紹

大A戀習題

大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