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,

每一次見你,從最開始到以為不會再有以後的時候,我仍然會以為你像日落一樣,只要我很專心,不要忘記注視,就一定等得到你。即使錯過了,你還是會再來看我。我的臉會一樣熱起來,幸好無論如何都還有你在。你提醒了我,我的世界還在運轉。繞著你轉。

這樣的信念,比信仰還堅定。不論你使得我多痛苦多傷心過,為難我到不知所措,逼我再無法全心全意的愛下一個人,都沒能讓我對你計較。因為,我是個有始有終的人。我忘掉不了初衷,我一直知道你有多重要。

因為我對你不僅是喜愛而已,那過於容易被取代和否定,就像流行一樣。我之所以沒能放下你,全然的是因為我依賴你。我把你當成了自己。你就是自己人,你就像老地方。看到你我就看到自己,沒有你我就找不到自己,不知道還能去哪裡。我可以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得意忘形,可是僅只有你可以讓我放心。得以不用有所節制的、知所進退的告知你,我所身處的困境,那些其他人都理所當然以為我不會在意和擔心的。

因為我知道你會不疾不徐的聽,用一樣的步伐和姿勢。光是這樣,我就會以為什麼都不會變。你會一直看好我。這個世界上終於有了你這樣的一個人,用心聽我說的話。

於是,我也總是最聽你的話,你說了什麼我都照做。我渴求你的讚美,比渴望我的父母以我為榮還用力。

只是,我不知道,我們還能這樣下去多久。無關安全感,無關各自的發展。我早就過了,會平白無故擔心的年紀。

正是因為,我看得過分清楚。老化的人有了老花的視力,看不到眼前的人只看得到最遠的地方。於是了然於心,我們恐怕有一天會不得不分開。不是故意的分開。

因為,我們都已經到了,和一個人交往就要有過一輩子的打算。這幾年打交道的朋友,恐怕也是會從喜帖接到訃聞。人生大方向已定,可能只是在同樣的象限裡挑戰。再也不會有人突如其然,要出國念書、要舉家遷徙、要拋棄政黨國籍宗教。

於是,我不知道像我們現在這樣,生理和心裡距離不成比例的現在,一如過年時候才會見到的有血緣關係的親友,會不會很快就面臨到不能反悔的處境。你沒有確切選擇我的現在,可能就使得你和另外一個女人終老一生。又或者,我僅僅是因為不想過於在乎你,於是對另外一個男人友善,就讓我們不得不、不想要再讓長輩們失望的,組成了一個家庭。

我覺得我沒有辦法。我沒有辦法接受最後的最後,沒有倒敘法的最後,你沒有和我在一起。這無關我不情願,而是我無能為力。我有無窮的想像力,就是最無法想像沒有你。

創作者介紹

大A戀習題

大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